用户6460417374

《困梦》

1、
星辰划伤了梦,光辉却沉默不语。

繁星满天。

你不停地跑着,跑着,鞋子划过地面,踏踏作响。在这虚无的梦里,你的这种挣扎显得十分的渺小。你背后的天空是美丽的星图。不知为何,你却对着星空有一种无声的恐惧,拼了命也想逃离,却总是被路上的障碍绊倒,再爬起来,接着跑。
真是可笑。

“你想要离开这里吗?”
 空气中微波浮动,宛若恶魔的低语在耳边响起。
你一时停下了脚步,惊讶的四处张望。
“你想要离开这里吗?”
你的手微微鼓起,你将它放在你的身后,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你微微挺直了背,故作镇定的问:“你是谁?”
“你想要离开这里吗?我可以带你走,只要你愿意付出代价。”
这个问题似乎让你有些为难,你的眉心微微皱起,一只手不自觉的扬起将你额前的头发划到背后,这样使你更清楚的可以看到这个世界,只是你仍然没有看懂这个世界。
不过为什么要为难,你不是很恐惧吗?
你抬起头,不过眉心仍然是皱着的,你对着空气说:“好…”眼神却防不及措的接触到了星空,你瞬间把你的眼神收回,望向你脚下的土地。
忽然,你的眼前空气搅动,黑雾袭来。你下意识抬起手臂,遮住眼前。
再放下手臂时,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眼前的景象十分模糊。似乎有一些仪器在你的周围,你不懂它们的用处,想说话,却发现喉咙无法出声。
“这是哪儿?”你用口型说到,“我怎么会在这?”没有人回答你,你的脑袋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呼唤着你,于是你阖了眼,沉沉睡去。
你没有听到急促赶来的脚步声。
屋外微风拂过,衣着洁净衬衫的男子在屋外漫步,手上拿着的报纸被吹动,报纸上的大字十分显眼:
“悲剧!女子被撞身亡,肇事者逃逸。
本月x日,在x路的泥泞路段发生一场车祸,森某在此事故中身亡…根据调查,事故发生当天那段路的监控恰好坏掉,据检查,是由于常年失修而导致电线断路,排除有人为的故意破坏。当天下了一场大雨,肇事者在出事之后立即逃离现场,警方正在全力侦查此案件,案件正待进一步调查中…”

2、
你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你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开口说到:“你不是说会带我离开吗?”
无人回应。
有什么声音充斥在你的耳边,即使捂住耳朵也无济于事,窒息的感觉抓住了心脏,眼前的影像流动。
血在你眼前蔓延开来,一个恐怖的面孔在你面前倒了下去,她的黑发散开,散在血泊里。你突然感受到了恐惧,转身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眼前的景象再次变幻,一望无际的星空,精致而又古典的望远镜。所有的一切在记忆里隐隐浮现。
“看,我就说在这个地方观星非常漂亮吧!真不枉我请了老古董的课假来这里。”
“可是这样的话,如果魏老师知道了你仅仅因为观星就不上他的课,他可是会有点气愤的。”记忆之中的男孩耸了耸肩,用不紧不慢的语气说到。
“嘿,管他呢,星空才是我的梦想,我们去那边看看吧!”头发柔顺的女孩拉着男孩向远处的星空奔去。他们背后的天空繁星满天,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慢慢的散发开来,为满天的繁星点缀出 一片气息。你的心也随着这个景象变得柔和。但不知为何,一股熟悉的血腥味突然窜进你的鼻子,静谧美丽的星空突然被镀上一层血红色。恐惧再次充满你的心灵,熟悉的刺耳声音再一次贯穿你的耳朵,你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梦舔舐着最后一丝希望,暗夜中的载物肆意喧嚣,黑幕降临。
密不透风的黑暗缠绕住了你,恶魔的低咛在你的耳边响起:
“你想起来了吗?”

3、
已经是第十三天了。
颇为不安的抚摸着手上银白色的手表,金属特有的冰凉气息刺激的指尖的皮肤,表上的时针随着时间的流逝发出嘀嗒嘀嗒的走动声。
小洁在这座医院里的床上昏迷不醒已经十三天了
男孩有些焦虑的在医院附近的小花园里踱步,自从十三天前小洁带自己从学校里出来偷偷的去观星,回到家后的第二天就被车撞,被送到医院后就一直不醒来已经十三天了。
医生告诉他,病人脚部有局部骨折,大脑受到重击。“病人虽然脑部受到重击,但医院观察到病人昏迷不醒的主要原因似乎是因为病人的求生意识非常弱,似乎是在出事之前精神就已经受到重大打击,如今病人脑电波异常,有进入不可逆昏迷的状况的趋势。”
医生说着,将手上的病例夹翻了一页,继后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想唤醒病人,可以叫上至亲家属或者是重要的人在病人旁边,与她说话来进行外界刺激,或是找到让她受到重大打击的事情,解决它,再尝试把结果转述给她。”
男孩还记得他当时点了点头,就去思考该怎么做了,只是他想不到让小洁受到如此打击的事情的源头,小洁向来是一个乐观而善良的女孩子,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她今年本该和他一起在大学毕业并且去领结婚证。只是没有想到命运多逆,不仅小洁出事, 在小洁昏迷的期间,她的父母也只是刚开始多来看她陪她,之后就不知道一直在忙什么事情,竟抽不出空闲过来。
男孩思考着,放下报纸,纸张磨蹭过衬衫,再放到石板桌上发出唰唰的声音,报纸上所报道的是十四天前的一个交通事故,不过这个事故发生的时间与小洁出事不过一天,只不过这个事件的主角的结局已经无可挽回,而且小洁事故的肇事车辆车主并没有逃走,如果小洁现在醒着肯定会跟他一起唏嘘这件事情,男孩走神着,将报纸叠起,平放在桌子上。
男孩返身走到医院门口,刚踏进医院大门没几步就迎来了焦急的护士:“病人在刚刚出现脑电波浮动,似乎有清醒的意识,不过这种活动只持续了几十秒,你可以过来看看。”
走廊刮进一阵风,却挡不住男孩奔向诊室的脚步。窗外不知何时起了一阵雾,浓稠的白雾笼罩住一层层建筑,娇嫩的蝴蝶艰难的飞过花丛,阳光透不过那如牛奶般的浓雾,蝴蝶停止煽动翅膀,停在一片嫩绿的叶子上,似乎在等待着雾散去。

4、
我不记得啊,
我也不想记得!
刺耳的轰鸣声在脑海里如火车般轰轰压过,恶魔的低咛消失得无影无踪,无需这叮咛声再绕耳边,冰冷的记忆就已经完全浮现在脑海里,车窗被击碎的第一个碎片似乎在眼前闪过,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幻, 地上不知何时长出藤蔓,一个女人被缠在藤蔓中间,那是一张你只见过一面、却足以让你铭记终生的脸。她脸上的表情凄厉而又绝望,似乎在质问着你什么,然后沉默的等待着你的回答。遥远的星空似乎也传来一阵阵呼喊声,只是那声音太过微弱,抵不过你脑中的轰鸣声,这使你的眼中只有她,
你望着她。

男孩急匆匆的赶到了诊室,却得到的女孩又一次陷入沉睡的消息。
他失望的在门口徘徊,又一阵风吹过,医院的大门被打开,一阵脚步声踏过,最后停在他的耳边,男孩抬起头,看见了女孩的父母,女孩母亲的眼睛已经哭肿,比起十几天前看见女孩母亲的时候,她的脸色更为憔悴,额头上似乎比十几天前笼罩了一层更深的阴影。
男孩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女孩的父亲往诊室望了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对男孩说:“你跟我过来,我跟你说一件事。”
女孩父亲拉着男孩到了另外一条走廊上,只留女孩母亲在诊室门口。男孩注意到一丝异样,女孩父亲平时是一个稳重的人,他的步伐极为清晰,总是稳稳的踏住他走的每一步路,可是今天他的步伐却颇为素乱,失了往日的稳重,也透露出内心的纷乱。女孩父亲找了一张靠椅与男孩一起坐下,然后两手十指相扣,深吸一口气,开始讲述,男孩的心也随着这讲述一起一伏。
十四天前,就是在小洁带着男孩一起去观星时的那一天,她再回家时是开着从家里带出的车回去的,由于观星的地方附近不许车辆停靠,小洁和男孩又是从两个地方到达那里,所以男孩并不知道小洁是开车过来开车回去的。而事情就是小洁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了意外,她在一个偏僻的路段撞了一位女士,姓森,如今那位女士已经死亡。小洁因为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当时就很慌张的开着车直接回到了家。回家之后就一直很失魂落魄,父母问她发生了什么她也不回答。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就在小洁失魂落魄的出了门,摇摇晃晃的走向警察局似乎是想要自首时,就被迎面开来的卡车撞到。
男孩使劲握着手,沉默不语,此时似乎也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他的心情。他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走向小洁诊室。那失魂落魄的背影,竟像极了的小洁当天走向警察局的背影。
这条路孤独而冰冷,路的深处似乎有红线探出,牵扯着人坠入最深处的黑暗。
“可是不管怎么样,你醒来呀,认真的听听我的声音啊。”男孩喃喃道。
    可是愧疚是个人的感情,是别人无法改变的

尾段、
你走向前,紧紧的抱住她,荆棘在你的皮肤划开一道道血痕,鲜血滴在藤蔓上,开出妖艳的红玫瑰,红的刺眼。
“既然无法挽回,我就只能用我的一生来赎罪,我没有资格离开这里,我会永远留下来。”
恶魔的真身在黑暗中显出,你早就料到了,那是你自己的面孔,那是另一个你,一直在不停的讽刺自己不停的在自责的自己。你口中对自己所说的代价,也是对自己的承诺:
一旦失败,就永远留下。

窗外的雾早己散去,已经到了一天当中的深夜,漆黑的夜空依然有几个星星在点缀,男孩倚靠在窗前,看着病床,麻木地削着红艳的苹果,这是他每天晚上都会做的事情,之前他期望着小洁能醒来第一时间就吃到他削的苹果,现在却似乎没有什么意义。
书已经帮你整理好,望远镜也还给你了。

蝴蝶翩翩欲飞,带着无尽的夜色与不可触及的梦,深深地淹没在夜幕当中。

可你还是不肯回来。